第四章 秋雨妖氛浓,急援烟火攻_真君请息怒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最新网址:wap.wenxueya.com

何为妖?

按前世的说法,

事出反常必有妖,国之将亡必有妖。

但在这个世界,却是万物生灵自有造化!

飞禽走兽若吸收日精月华有了灵智,便会开启修炼之道,欲修性命化形者为妖,只求肉身强横者为怪,木石器物修炼叫精魅。

不同于人族,妖鬼精魅彼此间厮杀掠夺更血腥,但若有强横者压制收拢,便会诞生妖巢、鬼穴、野神山兵。

大燕律规定,天下各州府境内每出现一个,就要不惜代价全力捣毁!

永安县上次出现妖巢,还是十几年前。

听到王玄猜测,县尉金虎点头道:“王校尉说的没错,靖妖司陈巡使已带着手下寻迹而去。”

说到这儿,他的脸色有些发苦:“这群妖物必是从其他地方迁徙而来,往日不出事,偏偏全国大查出事,还毁了土地庙,这下大家都要吃挂落…”

王玄点头没有说话。

大燕律就是如此,不管什么原因,属地内出事,县衙、城隍庙、靖妖司,甚至他这没用的镇邪军府都要罚薪罚俸。

但罚薪又算什么,一村人命都没了…

不知不觉中,已过了中午。

天上依旧阴雨绵绵,

山上不时传来消息:

“那群家伙狡猾得很,竟弄了假痕迹…”

“雨水冲淡了气味,靖妖司失去妖踪…”

“李道长用灵符,被小妖引偏了路…”

“后山搜过了,没找到…”

王玄拄着银枪身躯笔挺,望着青山雨雾缭绕,忽然眼睛微眯沉声道:“叫刘顺张横!”

两名队正很快从雨中跑来,抱拳道:“大人,属下在此!”

王玄看了看二人,“小三才军阵可曾忘掉?”

刘顺张横互相看了一眼,渐渐兴奋起来:“大人交代过,我俩早晚演练,不曾懈怠!”

“好!”

王玄点头道:“随时做好准备!”

一旁县尉金虎若有所思,“王大人想的没错,怕是山上有了变化,靖妖司只来了三人,加上李道长…刘成,你们几个也做好准备!”

他们猜得没错,又过了一个时辰,传讯的衙役再次气喘吁吁跑了下来,“二位大人,陈巡使发现了妖巢,但出了事,需要好手支援。”

王玄早有猜测,看了看众人,“走!”

他和县尉金虎算是地方治安力量头头。

虽然县衙捕头好手不少,镇邪府军只有三人,但因为他的品级,所有人都不自觉跟在后面。

上山的路湿滑陡峭,他们在衙役带领下,翻过石瓦村一座密林山丘,眼前豁然一亮。

这是座山壑野谷,外有密林遮挡,内有野草丛生,左侧斜坡有一矿洞巷道,支撑的木头早已腐朽,又被藤蔓遮掩,常人难以发现。

洞外,有拖拽血迹,几头獠牙血红的野猪、还有一头腰间围着破皮的花豹子全被分尸,血腥味、骚味刺鼻。

靖妖司一行人正守在外面。

此时,那年轻的陈巡使长剑出鞘,盯着矿洞,脸色难看。

一名靖妖司灰须老者躺在地上,脸色乌青,显然是中了毒,李道长正蹲在地上施针喂药急救。

靖妖司另一人则是个光头巨汉,也不知修得那家法门,浑身肌肉鼓胀隐有铜色,握着门板大斧嘿嘿傻笑,似乎智力有问题。

王玄先令众人戒备守护,随后拱手道:“陈巡使,出了什么事?”

陈琼脸上已完全没有了那日斯文,狠声道:“妖巢便在那里,是一个旧矿洞,我派了属下郭鹿泉探查,他是阴门中人,修了纸人术,又能驱鬼掩藏身形,最擅探查。”

“没想到妖物狡猾,竟派了一条双头蛇怪石缝伏击……可惜丑僧儿进不去。”

王玄瞥了一眼那巨汉,“丑僧儿?”

陈琼眼中有些遗憾,“没错,这位丑僧儿虽生性…单纯,却天赋异禀,幼年时更是跟随灵禅寺一位大德隐居,修的是七宝罗汉法身。”

原来如此,王玄心中了然。

怪不得陈琼四人就敢进入妖巢,那位阴门中人自不必说,在江湖法教中出了名的难惹,什么纸人术、过阴术、凶棺白烛鬼嫁…颇为诡异。

而灵禅寺是南晋佛门圣地,七宝罗汉法身一听就属于金身法,佛门的金身法、涅槃心,和道门的炼形炼神术一样,都是真正成仙成佛的法门。

有辅助,有强攻,当然敢任性。

可惜,虽人心路滑,但妖怪套路也不浅。

王玄不动声色道:“陈巡使计划怎么办?”

眼下洞内情况不明,这书院出来的若是个横冲直撞的主,那他说不得就要严词反对。

陈琼此时倒是冷静下来,“此洞颇为狭小崎岖,若丑僧儿能进去,那便是万夫莫当,我修剑道不善探查,如今只能…火攻!”

王玄心中略微放心,点头道:“若是山洞,恐有地下水道,不过矿洞,需得防备狡兔三窟。”

陈琼沉声道:“这正是我请王大人来得原因,妖巢出口必然不止一个,烟熏之时就会全部暴露,必须分兵把守,绝不能放跑一个!”

王玄沉思了一下,“若是分兵的话,前后左右至少要分四组,烟雾飘出便立刻堵住防守,而且若出来的是主力,便要守到其他人支援。”

所有人都瞬间了悟。

此时的危险性就在于,能否活着守到支援。

陈琼刚想说话,但看了光头大汉一眼,脸色立刻有些犹豫:“丑僧儿虽一人便可防守,但他…我不在旁边,怕是会跑去玩耍。”

他心中有些不爽,此行本以为能顺手破个妖巢,也算没白来这穷乡僻壤,却没想到要求助当地衙门,传回去怕是惹同门耻笑。

一旁光头大汉挠了挠脑袋,嘿嘿傻笑。

县尉金虎和衙役们,脸色则有些难看。

衙门虽然也有些好手,但破妖巢从来就危险无比,无靖妖司高手压阵,若是倒霉碰到妖物主力怎么办?

就在这时,李道长缓缓起身,脸色平静道:“老道单独可守一处。”

陈琼松了口气,“有劳道长了。”

王玄扭头看了一眼,见刘顺和张横点头,也淡然道:“我和两名属下即可。”

几名脸色发白的衙役这才松了口气,他们最怕和“草包校尉”分成一组,还是和自家人一起放心。

眼看分组结束,陈巡使眼神变得坚定:“诸位,务必不能让群妖逃离,若进入山里迁徙,怕是又一起屠村血案。”

说罢,从身后背囊中拿出了两个黑球。

这是大燕朝工部特制驱妖丸,以雄黄艾草等炼制而成,专为对付妖巢而制,一旦起烟,人族还好说,妖类根本受不了。

只见他引火点燃,手腕一翻便嗖得一下没入矿洞,黄白色的烟雾迅速升腾而起。

而李守心道长也上前一步,手中突然一道黄符火光熊熊,借着剑指挥舞,口中念念有词:

“天道合德,日月合明,天清地宁,五岳摧倾,回逆作顺,罗列风云…”

“风,起!”

周围空气开始流动,越来越快。

短短时间内,谷中寒风呼啸,细雨翻卷。

这风来的古怪,好似凭空生出却又伤不了人,随着李道士剑指挥舞,一股脑灌入洞中。

王玄眼神微眯,看在眼里。

这是太一教的符箓术,非是用黄纸画符那么简单,而是只有正式授箓的道士才能用出。

当然,各教派,甚至一些民间法教也有,符箓也各不相似,比如皇家的破邪铜符,阴门的绿纸白纸鬼符,其中秘密不为外人所知。

李道士这符箓似乎有时间限制,片刻后又是一张黄符引燃,继续驽风。

陡然间,左侧密林中起烟。

“丑佛儿,我们走!”

陈琼眼神一凝,顿时腾身而起。

光头巨汉嘿嘿憨笑,扛着巨斧轰隆隆如熊罴跟在后面,沿途撞折了不少小树。

紧接着,右侧不远处土堆也冒出黄烟。

王玄想了一下,“金县尉,你们去。”

县尉金虎深深看了王玄一眼:“王大人,务必小心,此事过后,在下请你喝酒!”

说罢,带领七八名衙役飞奔而去。

一边走,一边心道:左侧距李道长近,有个高手也能照应,这王校尉虽名声不佳,却是个能抗事的主,至少不会躲…

衙役们走后,正在驽风的李道长突然笑道:“王校尉,果然数日不见当刮目相看,不仅兵家煞气突破,还临阵不乱,颇有将门风采啊。”

王玄面色平静:“道长见笑了。”

“若还有出口怎么办?”

“若即若离追踪,先杀妖王为主。”

“嗯…善!”

就在这时,更高一侧山坡上也起了黄烟。

“走!”

王玄二话不说,带着刘顺张横纵跃而起。

他速度远比手下快,两腿发力,脚下土地轰然炸裂,蹦起五六米高,又踩了一颗松树借力,飞身而去。

山坡上,冒烟的土堆快速松动,一个毛茸茸的身影伴着泥土猛然窜出。

“想跑?”

还在空中的王玄拧腰一甩,烂银枪顿时脱手而出,迅捷如雷。

嘭!

大片血雾炸开,一个手里提着菜刀,腰间围着腐烂兽皮的狼獾摇摇晃晃倒地,脖子上已经没了脑袋。

王玄刚好落地,顺手抽起烂银枪戒备。

妖物修炼后,最开始形体不变,只会驱动煞气阴雾迷人,比如一些黄鼠狼施展迷魂术以命换命,寻常百姓也能砍死。

下一步,有的学人走、学人用武器,并不是觉得人高贵,而是要学人族自古未断绝的传承,为修习性命之道做准备。

而有的则保持原始血性,长出鳞片护身,挖掘古老血脉神通,向凶兽巨物进化。

这狼獾,不过是小妖。

如果没记错的话,还有虎妖与山魈。

嗖嗖嗖!

又是三只妖物冲了出来。

王玄看得分明,竟是三只头顶长着粗粝疙瘩的狗妖,两眼血红,满嘴尖牙,哈喇子左右乱甩。

这三只狗妖一看就是翻死人棺材,接着袭击活人的野狗,凶煞成性,竟毫不畏惧向他扑来。

王玄不退反进,烂银枪横起中平左右一抖,接着单手持枪向前咻得一刺。

嘭嘭!

在他前方,左右两只狗妖半截身躯被冻成了冰坨子碎裂,中间那只,则彻底没了脑袋。

枪身一收,王玄望向洞口眼神冰冷,

修成尸狗煞轮,这些小妖迷魂术对他无用,又只会单纯野兽扑击,在他手下走不过一合。

就在这时,刘顺张横也赶到,手持钢刀铁盾护在左右,小心戒备。

他俩同样修了兵家锻体术,身上一股凶煞气,手中钢刀更是特制煞器,寒光凛冽,能斩阴魂邪祟。

“咦?”

二人刚刚站好阵型,便发现不对。

三才阵军中最为常见,从三人小队到千人兵马,有十几种变化,但总归离不开天地人三才结阵。

但这熟悉的三才阵,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…


      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wenxueya.com

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