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分兵破妖巢,遗图众人惊_真君请息怒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最新网址:wap.wenxueya.com

秋雨绵绵,地面已然泥泞。

阴冷的雨水顺皮甲渗入,在钢刀上蒸腾成雾,刘顺和张横却全然不顾,眼睛死死盯着洞口。

实际上,他们心中满是疑问。

王玄传下的小三才阵并不稀罕,军中不少人都会,乃是以众人煞气牵引,集结成煞阵,只不过在阵型变化上各有钻研。

但他们现在却有种奇怪感觉,

好像心神格外专注,

本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

往哪儿攻?

往哪儿守?

如何站位使得阵型更完美…

“莫要分心,顺着本能走!”

王玄冷肃声音让二人一惊,不再胡思乱想。

妖巢洞口黄白烟雾弥漫,刺鼻难闻。

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响。

这次跑出来的妖物更多!

有碗口粗的毒蛇,游动间腥臭弥漫…

有狼狗大小的灰耗子,人立而行,被烟呛得眼泪鼻涕横流,手持破斧吱哇乱叫…

“杀!”

两名队正一声怒喝,心中毫无畏惧。

左翼刘顺一刀将扑来的灰耗子枭首,右翼张横将粗大毒蛇砍成两截,接着顺势一脚踢开弹起的蛇头。

这一刻,他们完全将后背交给队友。

居中的王玄则面对更多妖物。

咻咻咻!

枪出乱影,如暴雨梨花。

寒煞起卷,似风雪呼啸。

呼吸之间,突袭的五只妖物已化作满地碎块,皮毛骨肉混着坚冰,腥臭血液冻成了雪渣状。

而王玄早已持枪中平,巍然不动。

刘顺、张横胸中热血澎湃,兴奋地想狂吼一声,他们以前从未感受过这种人阵合一的爽快。

当然,他们不知道的是,王玄小三才军阵在上山前刚刚推演完毕,并且后面多了个缀述:

小三才军阵(如臂使指)

如臂使指:将煞气干扰心神力量用于控制军阵,由军阵主帅牵引攻势,进退由心。

进阶推演竟能增加特殊效果!

这可是意外惊喜,

不知其他推演会出现什么…

王玄同样心中畅快,精神却越发冷静集中。

“救…救命!”

“呜呜呜,爹,娘…”

令他们没想到的是,随后出来的并非妖物,反而是三名衣衫褴褛,头发蓬松恶臭的村民,后面还牵着哭哭啼啼的孩子,看起来可怜的很。

“大人,快救救我们。”

“我等是石瓦村村民…”

这些人一边哭,一边跌跌撞撞奔向王玄三人。

但,他们面对的不是好心宽慰,而是两炳明晃晃的钢刀,裹着惨烈煞气呼啸劈下。

“杀!”

刘顺、张横满眼凶狠,将“村民”一一砍杀。

凄厉的惨叫声中,阴风消散。

伥鬼,为虎所杀后迷惑害人。这种鬼物只能诱哄寻常百姓,哪能骗得过镇邪老兵。

王玄面色冷漠没有动。

有伥必有虎,那洞口烟雾中,已经出现个巨大身影,浑身煞气凛然,黄色虎眼中满是凶残。

呼噜噜…

虎啸满山惊,那是为了震慑百兽,而现在这只体型大过熊罴的巨兽,呼噜着身体前倾,已做好攻击准备。

王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。

驱动伥鬼,只因洞口狭小不利于出击偷袭,但发现伥鬼被灭,却又不急不忙徐徐现身…

这只虎妖狡猾的很,是否妖王?

嗷呜!

妖虎猛然咆哮,阴风黑雾大作。

王玄同样一声冷哼,寒煞怦然炸裂,扭腰拧身枪出如龙,一点寒芒向着黑雾杀机最盛处扎去。

果然,虎妖从汹涌而来的黑雾中扑出,头颅正对着呼啸而来的枪尖。

嘭!

虎妖速度不减,一爪将枪头拍偏。

王玄只觉虎口发麻,枪身变向欲脱手而去,但他却毫不慌张,顺势甩了个圈再次握紧,接着双手持枪身向上一拦。

煞气裹着坚冰轰然炸裂。

他这一拦,刚好卡住了袭来的巨大虎口。

虎妖腥臭涎液滴答,血盆大嘴利齿咬得枪身发出刺耳声音,同时巨大头颅甩来甩去。

王玄只觉巨力传来,脚下泥土四溅不断后退。

当然,虎妖可不只有嘴,两只蒲扇般的巨爪拍向王玄脑袋,即便他有锻体术也必死无疑。

但小三才阵的奥妙岂会一般。

刘顺和张横早心有灵犀,同时抬起圆盾一挡。

砰砰两声巨响。

精钢锻造的圆盾凹陷成了锅盖,刘顺张横也口喷鲜血飞出好远。

但王玄等的就是一下。

大长腿猛然抬脚,

撩阴!

“嗷呜!”

虎妖发出了凄厉惨叫声,夹着尾巴,两只后腿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不断后退。

王玄岂会等待,手持长枪如影随形进击。

“吼!”

虎妖疼的陷入疯狂,也同时跃起,张着血盆大口向他扑去。

谁知,正飞速冲来的王玄突然仰身,一个铁板桥贴地滑行。

他可不是想要滑铲。

在仰身的时候,枪尖已经向后拖地,在与虎妖上下交错而过的同时,烂银枪如龙出深渊直冲而起。

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。

王玄眼神锐利缓缓起身,双手空空如也。

后方八米外,虎妖巨大的身躯摇摇晃晃,烂银枪穿过心脏从后背扎出。

嘭!

虎妖倒地,腥臭鲜血向外扩散。

阴风仍未停歇,在虎妖身体上空打着旋,隐约有虎啸声传来。

人死可化厉鬼,何况修炼日久的虎妖。

可惜,一只大手落在了烂银枪上,凛冽的阴煞呼啸而起,将那股即将凝聚的虎灵彻底冲散。

刘顺张横挣扎起身,满脸惊喜:

“大人,我们杀了妖王?!”

他们以前也斩杀过小妖,但从未经历过这种酣畅战斗,更别说这么凶残的虎妖。

王玄抽出长枪一抖,早已冻成坚冰的妖血顿时哗啦啦掉落,枪身亮洁如新。

他眉头微皱望向下方,眼中若有所思。

“这家伙,不是妖王!”

……

矿洞入口处,道士李守心早已停止驽风。

因为这里是驱妖丸烟雾最浓之处,没有任何妖物顶着刺鼻浓烟冲出。

他看了看右侧远处。

在那里,大约七八只獾狼鼠蛇妖物早已死去。

衙门中好手不少,一人摇着清音铃破去小妖阴气迷魂,县尉金虎甩着铁链困敌,剩下的则挥舞钢刀,将几只小妖砍得尸首分离。

衙役们有时要对付江湖邪修,这些小妖与之相比根本不算什么。

与此同时,山林左侧也传来凄厉鬼嚎。

道士李守心淡然一笑:“看来妖王在左侧…”

说罢,身形一闪,脚尖点地腾身而起,眨眼没入左侧林中。

他刚进林中,就看到一幅奇景:

一个浑身黑毛的巨大怪物倒在地上,下身有一只反踵大脚,如人似兽,手足皆有三指。

山魈,这东西深山野林中常有,据前朝大魏留下的《妖异幽冥志》记载,不少山民曾以山神供奉,有好有坏。

好的以山中河鱼野虾为食,会偷偷观察人类,甚至留下狗头金交换食盐,被惹怒了也只是拿石头乱扔吓唬人,有的路人被山中野鬼遮眼,偶尔也会被山魈救下,因此被乡民奉为山神。

但坏的则就可恶至极,喜好血食,有时甚至进村抢夺女子回洞中淫辱。

这只山魈,现在却很惨。

光头大汉丑佛儿将山魈摁在地上,一边嘿嘿傻笑着,一边挥拳将其脑袋打成血泥。

山魈生命力顽强,即便已死,利爪也本能袭人,虽抓破了丑佛儿衣衫,发出刺耳声音,但却只在皮上留下几道白印。

很快,山魈彻底不动弹,但手中还抓着一个精致黄铜香炉不放。

此时,靖妖司巡使陈琼也将几只小妖斩杀,手持滴血利剑阔步而来,无奈道:“丑佛儿,已经死了,别打了。”

“死了?”

光头大汉嘿嘿笑着起身,转眼就被飞过的蝴蝶吸引,歪着头两只大手扑腾扑腾追去。

陈琼微微摇头,看向死去山魈手中香炉,皱眉道:“看来这山魈就是妖王,他抢香炉为何?”

道士李守心将香炉捡起,“这是石瓦村土地庙之物,被香火日夜熏陶已有灵韵,山魈喜宝,定不会错过。”

与此同时,王玄和金虎等人也赶到,见山魈毙命,皆是松了口气。

如果不将妖王斩杀,那捣毁妖巢也是无用功,没多久就会再次聚集。

靖妖司巡使陈琼很会做人,微笑拱手道:“这次在下鲁莽行事,险些误了同伴性命,全靠诸位帮忙,才让妖王授首。”

“这次妖尸,靖妖司就不取了,永安县各位同僚可自行分配。”

县尉金虎眼中露出喜色:“这,这怎么好意思…你们几个,大人都发话了,还愣着干什么?”

捣毁妖巢也会有收获,妖皮经过特殊硝制,比上好的牛皮还坚韧,还有一些妖骨牙齿等,也能卖出价钱。

大部分时候,这些东西都被靖妖司接了任务的人收走,或被县衙当做悬赏清理邪祟的报酬。

永安县不是没人想过捉妖卖钱,但单人匹马太危险,人多了妖物又会躲避,他们又没什么寻妖灵符,耗时日久得不偿失。

这一下,顶得上衙役们数年俸禄。

刘顺、张横也眼巴巴望向王玄。

王玄微微一笑:“记得那虎鞭收好。”

“好勒!”

俩货一声欢呼,跟着衙役们处理起了尸体。

靖妖司巡使陈琼好似根本没看见,对着王玄拱手道:“王大人有勇有谋,待在镇邪府军怕是有志难伸,不若我保荐入靖妖司如何?”

旁边的李道士听到二人说话,面色淡然走过了一边,社稷庙地位尊崇,很少参与朝堂之事。

这书生…真直白。

王玄微微摇头,拱手道:“感谢陈大人看中,在下做事一向有始有终,不愿离开军府。”

陈琼愣了一下,眼中反倒多了丝尊重:“大人之言,在下受教了。”

“不过请恕在下直言,朝廷对于军府的态度很复杂,地方少不了保卫力量,但如今县衙衙役人手足够,清理邪祟之事又有靖妖司,军府终究要改制,还是早做打算为好…”

王玄当然知道陈琼说的没错,但对方哪知道,自己这修炼,离不开军队,中央御林、边疆军团又被高门子弟把持,进去更是出不了头。

想到这儿,王玄也有些皱眉。

就在这时,刘顺突然跑了过来,手里还拿着个油布小包,拱手道:“大人,那山魈腰间皮下,竟藏了个东西,也不知是什么。”

王玄点头接过,打开后却是一张草纸,上面密密麻麻写满小字,还有古怪图案。

“香火…地袛…封神…地气…”

王玄刚扫了眼,便心中一凛,连忙挥手道:“李道长,快过来看一下。”

封神术乃皇家禁术,为这东西闹出不少人命,他可不想稀里糊涂入狱。

李道人过来后接过看了几眼,便面色大变,额头肉眼可见冷汗渗出,颤声道:“这…这是夺运毁地窍之术,妖物怎么会…完了,出大祸事了…”

王玄和陈琼相视一眼,心中惊惧。

他俩刚才看得分明,那图纸并非笔墨手写。

而是,油墨印刷而成…


      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wenxueya.com

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