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练枪思前路,军府账上羞_真君请息怒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最新网址:wap.wenxueya.com

靖妖司巡使陈琼走了。

走得急急忙忙,甚至连自己受伤同伴都顾不上理会,托王玄让其留在军府暂时养伤。

城隍庙庙祝李道士也走了。

骑快马连夜上路,披星戴月远去。

“山雨欲来啊…”

王玄望着二人背影感叹。

不过这些事自有人操心,永安县上下却要收拾烂摊子。

……

石瓦村,月明星稀。

叮!叮叮!

白发老道摇着安魂铃踱步,声音沧桑悠远:

“上有九天,下有九幽,天地茫茫,苦多乐少,魄兮散于天,魂兮归于地…”

在老道面前,是一排排尸体。

男女老少,面目全非,血肉模糊。

衙役们举着火把,驱不走秋夜寒风冷意。

曾经鸡犬相闻的山村,如今已成鬼蜮。

老道姓顾,是永安县衙的“殃师”,因为这个世界特殊情况,所有亡者都要经过“殃师”审查,安抚怨念,打散殃气,方可下葬。

妖巢屠村,若不尽早处理,必成鬼穴。

随着“殃师”顾老道安魂铃响彻夜空,平地忽起阴风,大大小小打着旋,隐约传来呜呜咽咽的声音,令人悲切。

衙役和府兵们口唇苍白,满脸惊惧。

永安县十几年没出现过妖巢,而且上次早早被靖妖司平定,哪见过这种惨象。

王玄也是眼神微黯。

前身幼年蒙头练功,只是听说过什么地方邪祟作乱,尸山血海,亲眼见到也是第一次。

这一刻,什么长生,什么名望,都是屁话。

兵者,保家卫境,自己还远远不够格。

过了许久,阴风和鬼泣声渐渐散去,那“殃师”老道早已满头汗水滴滴答答往下落,对着衙役们虚弱地点了点头。

火光起,数百尸体熊熊燃烧,尸臭刺鼻。

这个世界没有轮回一说,人们相信魂入幽冥获得安宁,亡躯得地气子孙兴旺,因此流行土葬。

但这些尸体沾染妖气,恐生尸变,只能火葬。

“王校尉,辛苦了。”

一旁满脸疲惫的李县令拱手悲切道:“想我治下子民竟遭外来妖物屠戮,咱们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,看看是附近哪家玩忽职守弄出的祸乱!”

好嘛,你个老油条。

妖巢成了“外来”,还附近“玩忽职守”,摆明了一幅推卸责任嘴脸,说这话也是要他配合。

王玄点头没说什么,也没反对。

就他所知,李县令虽然滑头,但做事也算勤勉,附近几个县可真是搞得天怒人怨。

而且这妖巢,确实来得蹊跷…

就在他琢磨时,李县令突然凑过头低声道:“王兄,我见那陈巡使和李庙祝都急匆匆骑马离开,可是发生了什么?”

王玄犹豫了一下,沉声道:“从妖王身上发现了一幅图,是关于封神…”

“别说了!”

李县令大惊失色,拱了拱手,“我只是个小县令,什么都没听到,什么都不懂。”

说罢,扭头就走。

王玄嘴角一抽,“果然是李滑头…”

封神术。

上古人皇传下,传闻和他这兵家道一般,社稷、长生不可兼得,古来帝皇寿命不过百。

但长生虚无缥缈,江山却非水中月。

光阴流转,朝代更迭,围绕封神术的各种恐怖血腥传言从未断绝。

妖物竟有封神术相关图纸,

还是印刷物!

暴风雨,要来了…

…………

诸事忙完,天边已现鱼肚白。

半边微蓝半边黑,启明星高悬于上。

从山上下来,两百多名府兵各个脸色发白,双腿发抖,虽说秋风寒冷,但真正的原因却是昨日所见。

张横身上扛着虎皮虎骨,腥臭扑鼻,见手下兵丁如此,当即训斥道:“你们这群怂包,怕什么怕?!”

说着,将手中提溜的虎鞭晃来晃去,“瞧见没,那虎妖再凶狠,还不是被咱割了XX!”

王玄也停下脚步,眼神微凝沉声道:

“本官知道,你们平时没少背后骂我,但昨日之事还请各位多思量。”

“今日起,我会令刘队正传授军中血煞锻体术,只是训练之法过于残酷,路怎么走,自己决定!”

“刘顺张横带队,我要去练功…”

说罢,扛着枪转身就走。

望着王玄身影飞速消失,一名军府兵丁咋舌道:“这忙了一天,大人他不累么?”

张横冷笑道:“大人家道败落,自小打柴种地照顾老母,还要兼修锻体术,吃过的苦远非你们想象。”

“别学那些妇人整日嚼舌根说大人是非,什么都是假的,本事才是自己的…”

…………

北面山坳阴谷中,再次枪影纵横。

功夫练得再好,但对敌经验同样少不了,这也是许名门子弟需要江湖游历的原因。

昨日一番战斗,看似闲庭信步,但其中凶险错一招便是身死道消,王玄要趁机增长枪术。

“虽说中平枪,枪中王,当中一点最难防,但与人不同,妖物飞禽走兽,弱点各不相同…”

“还有,妖物多皮糙肉厚,动作迅猛,昨日险些吃了大亏…”

“阴魂鬼物也要有克制之道…”

随着枪影迅捷如龙,王玄眼中似乎也出现了种种飞禽走兽,一边思考一边变化枪式。

练至精疲力尽,他又于阴谷煞气关窍巨石上盘膝而坐,演练阴煞锻体术。

所谓煞气,也是天地灵炁变种,不过灵炁清灵滋养万物,煞气肃杀擅于破灭。

锻体术,便是以天地煞气为炉,将自身炼成神兵,但相应经脉也会被破坏消融,故只能借七魄凝聚煞轮。

待体内煞气充盈,王玄继续开始演练。

不过,这次的对象却化作了人。

他一边出枪,一边回想昨日所见。

靖妖司巡使陈琼,书院子弟,养正气练剑,剑法中正平和,攻守俱佳,且剑气四射,显然已炼精化气…

光头大汉丑僧儿,虽心智残缺,只修佛门金身,但体魄强悍如妖,远胜自己,如今枪煞,怕是连皮都刺不破…

道士李守心,太一教传承,既然授箓,必然炼精化气,步法奇快,显然炼形术也极深…

不一会儿,王玄收枪而立,眉头紧皱。

这三人,自己竟然一个也打不过!

这个世界修炼体系纷繁复杂,但也有迹可循,无非是炼身与炼神,境界则有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,炼神还虚,炼虚合道。

寻常江湖人士,无不是易筋易骨易髓,纵横闪躲,以力量速度招式取胜,若再修得一些秘术,比如驱鬼、制蛊、诅咒…便能出其不意杀敌。

当然,这些秘术虽各有千秋,但不炼精化气,只能以气血驱动,威力越大,越容易伤及根本甚至反噬死亡。

大燕朝各地武馆林立,寻常招式出钱便能学得,但想要更进一步,就要有家族传承,或者拜入各个法教大宗。

而修习功法,则可分为炼身与炼神。

像是太一教的日月炼形术是炼身,玉液炼神术是炼神,佛门的金身术是炼身,涅槃心是炼神,炼身炼神一起,谓之性命双修,长生之道。

能够达到炼精化气者,使用神通诡术不伤根本,通常各法教都有,有的是大路货,有的是不传之秘。

但达到炼气化神,功行圆满,便能延寿三百年,只是这类功法已是各大教的镇教神功。

至于更往上炼神还虚成就阳神地仙,他只在一些话本小说历史人物中听过…

想到这里,王玄微微摇头。

他如今可用煞气攻敌,但质量却不佳,凝聚第二层煞轮可添加精神震慑,第三层吞贼可化煞为罡,到时才能显出强悍威力。

但凡人寿不过百,气血随年龄衰老,越来越难以承受煞气炼身,想更进一步难于登天。

家传阴煞锻体术,凝聚吞贼煞轮已是极限,必须想办法继续推演!

…………

“你怎么跟个婆娘一样啰嗦…”

“你这厮才是没脑子!”

结束修炼刚回到军府,王玄便看到刘顺和张横脸红脖子粗在对峙。

这俩憨货…

王玄无语,皱眉冷哼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大人,嘿嘿…”

张横嬉皮笑脸凑了过来,晃了晃手中硕大妖虎鞭,“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啊,属下有个药酒方子,补肾壮阳不说,还有助锻体术修炼。”

“放屁!”

刘顺一把将他推开,对着王玄倒起了苦水:“大人,府衙账上可是没钱了,刚够发下个月粮饷,眼看年关将近,难道咱又要去打秋风?”

永安镇邪军府人少,配不起军曹,两名队正中张横勇猛主要负责训练,刘顺粗通文墨,则负责管理器械账本,前身平日这些事一概不管。

王玄愕然:“账上…没钱了?”

“对啊!”刘顺一五一十掰扯起来:

“州府那边拨下的银子本就少,咱们又足额发放军饷。后屋漏水需要修葺、年关将至州府那边也要备上薄礼、还有平日吃喝开销…”

张横插嘴道:“不是还有虎皮虎骨嘛?”

刘顺大眼一瞪:“那也不够,老子还借了县衙一笔账,再说没钱,你吃得一柱擎天去逛窑子,难道靠打脸?!”

“嘿嘿…哈哈哈…”

远处憋笑声打断了两人争辩。

王玄撇眼一看,却是一身穿黑袍的灰须老者靠在躺椅上,捂着肚子脸上满是憋笑。

正是靖妖司陈琼那名手下,出身阴门,名叫郭鹿泉。

张横脸色难看,“你这老头笑个屁啊!”

“诸位恕罪,实在是…”

老头郭鹿泉忍住笑意,“老夫走南闯北,像永安军府这般穷的,还是第一次见。要知道,这军府虽然败落,但弄钱却是不难。”

“嗯?!”

三人顿时来了精神。


      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wenxueya.com

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