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收兵石瓦匠,夜访城隍庙_真君请息怒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最新网址:wap.wenxueya.com

正在二人谈话时,军衙前门大街上,却是出现了骚动…

只见一群人从十字街口而来,有老有少,额头全绑着白布条,脚步沉重,眼神茫然悲切。

他们衣衫破旧汗腥扑鼻,皮肤是久经日晒的黧黑,虽各个体型健壮,但一看就是那种常年干活形成的佝偻背。

死寂如传染一般扩散开来…

“嘻嘻,这是去奔丧么?”

一名城中无赖汉蹲在街旁石阶调笑道。

啪!

紧接着就被一耳光抽飞出去。

县衙捕头刘成不紧不慢收回了手,冷哼道:“把这无赖拖回去招呼两天,让他晓得嘴贱的后果。”

衙役们如狼似虎将无赖拽着头发拖走。

俗话说贪官恶吏,恶吏更凶狠。

衙役们自问不是什么好人,平日里刮点油水只是寻常,但见过那天惨状,都觉得这厮该揍。

周围百姓也在窃窃私语。

“这些,都是石瓦村的石匠吧…”

“啧啧,听说去府城干活才逃过一劫。”

“真是凄惨。”

“哎,谁说不是呢,辛苦大半年,就等着给家里老人孩子过个好年,谁知道…”

骚动自然也惊动了王玄。

他缓步而出,正好看到这群人站在了府衙门外,通的一声全都跪到了地上。

领头一名老汉胡须在寒风中飞舞,怆声道:“大人明鉴,石瓦村三十二名亡鬼要参军入伍!”

王玄已知道怎么回事,深深吸了口气:“不许!逝者已矣,你们…”

“大人!”

一名半大少年脸色扭曲道:“我全家都死了,爷爷、爹、娘、二妞…呜呜,我要报仇!”

王玄眉头一皱:“军府不是报仇的地方,再说,那妖巢已毁,大仇已报。”

领头老汉惨笑道:“大人,吾等小民所求甚少,不过一粥一饭,家人安康,如今已一无所有……而且,元凶尚未授首!”

王玄眼神微眯:“什么意思?”

领头老汉拱手道:“不敢隐瞒大人,老汉年轻时也曾走南闯北,觉得妖物突袭事有蹊跷,便聚了所有人工钱托金燕阁打探消息。”

“昨日得到消息,是血衣盗重现九龙岭,驱赶妖物所致!”

“血衣盗?”

王玄眉头微皱,这又是个什么组织?

“血衣盗!”

旁边正在看热闹的郭鹿泉一下子蹦了起来,厉声道:“你的消息可是真的?”

老汉怆然道:“金燕阁的消息岂会有假?”

“真是躲着也不安生…”

郭鹿泉先是嘀咕一句,见王玄目光,便小声道:“王大人请移步说话。”

待两人进入院中,郭鹿泉才摇头道:“王大人你也知道,靖妖司也负责对付江湖邪修,血衣盗便是榜上有名的组织。”

“大约是百年前,天下大旱,北境黑渊冰雪长城那边又有蛮人侵袭,战事紧急,只得将救灾粮运往边境,以至天下灾民百万,易子而食者不计其数。”

“其中对错暂且不表,却是有一伙江湖邪修,得了炼人丹的外道法门,自此聚众呼啸而起,不仅打家劫舍,还靠食人修炼,可谓人魔。”

“旱灾结束后,近万名血衣盗逃入深山,吃人也吃妖,朝廷数次打击后销声匿迹,没成想这又现了行踪…”

说罢,一脸苦涩摇头道:“老头本想着趁机休养些时日,现在还是尽早传回消息吧。”

说罢,拱了拱手出门而去。

封神术,血衣盗…

看来这个世界远比前身知道的要危险啊。

王玄微微摇头,随后走出门外,扫视了一圈沉声道:“既然你们已无家可归,那便准许加入军府,不过本官有言在先,熬不住的一概淘汰!”

“谢,大人!”

老头带着一群老少齐齐拱手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白日一场大风,夜晚满天星斗。

王玄罕见没去修炼,一人坐在房梁上喝酒。

他以前很奇怪,为什么古人喜欢到房梁上喝酒,难道纯粹为装逼?

现在明白了,在这个没有网络娱乐喧嚣的世界,那没有污染的纯净星空着实迷人。

当然,也有其他原因。

军府罕见的热闹了起来。

石瓦村三十多人、原军府兵丁庶子七人,将侧院占得满满当当。

那侧院年久失修,但石瓦村人都是石匠,这点手艺活不在话下,托刘顺买了些木头泥浆,半日工夫就将整个院子收拾妥当。

屋顶露瓦全被换掉,倒塌院墙全被修补,院中杂草拔得一干二净,还顺手凿了些石锁,把刘顺乐得眉开眼笑。

侧院支起了两口大锅,火光四溢。

一口用来烧水,石瓦村的汉子们换掉骚臭破衣,大冷天的在院中洗漱,个个都是肌肉棒子,基情四射。

一口用来煮粥,金虎刚送来的补给刚好派上用场,大肉片和萝卜炖的稀烂,香气四溢,还有死面烙的一张张大饼。

张横嚣张的声音最为响亮:“都给老子好好吃,今天你们是灾民,明日就是一个兵,别说什么报仇的屁话,打不过就往死里练,打得过就干他娘得!”

“干他娘的!”

一个个粗壮的声音响彻夜空。

王玄一听,哑然失笑。

刚来这个世界,他还时常向往那些传说中千年大教山门,但如今,觉得还是军营更适合自己。

不过若想练兵,靠上次剿妖巢卖的那点银子,还真支撑不了多久。

这些兵丁,至少要等到引煞入体,熟悉阵型,才能发挥作用,在此之前,还要看自己手段。

想到这儿,王玄心中一动,腾空而起翻出院墙,往城南走去。

……

毕竟是下县,永安城并不大。

不多时,王玄便到了城南,眼前赫然一座两进的道庙,飞檐斗拱,古木森森,正是永安城隍庙。

此时庙门打开,透过庙门可看到院内香炉和大殿烛光,两名面容清秀小道童正站在门口。

见到王玄,二道童也不惊慌,反倒对着他微微摇头,示意先别说话。

原来是城隍出巡的时间…

王玄心中了然,默默站在一侧。

没一会儿,街上再次响起马蹄声、窸窸窣窣脚步声,伴着阴冷寒风呼啸而过,进入城隍庙。

两名小道童急匆匆地跟了进去,先是将永安城隍常虎神像座下一排黑陶罐封住,又贴上黄符才松了口气。

王玄看得清楚,也不诧异。

那是城隍阴兵法坛,由庙祝李道长抓住厉鬼炼化而成,成为常虎座下兵马,专门对付出现在城中的孤魂野鬼。

做完这些,一名小道童才急匆匆跑来,行了个道礼,“无量太上天尊,王校尉夜间来访,可是有何急事?”

王玄微微点头:“本官听闻李道长今日归来,前来拜访。”

道童稽首:“王校尉请随我来。”

二人从侧郎绕过大殿,来到后院侧厢房,只见屋内檀香淼淼,道士李守心正拿着一桶竹简观看。

见到王玄后,他似乎也不意外,先是命道童奉上茶,随后淡然笑道:“王校尉,老道这青田茶乃是彩霞山上独有,仙鹤撒种,老猿采摘,别有一番韵味,还请品鉴。”

王玄喝了一口,只觉清凉之气伴着茶香直沁心脾,忍不住点头道:“好茶,李道长似乎料到我要来?”

李守心微笑摇头:“自我回来后,便听得打虎英雄之名,又见军府变革,便知校尉静极思动,却没想到第一个找的,是老道。”

王玄沉声道:“不瞒道长,我欲振兴府兵,扫荡周围群山邪祟,杜绝日后出现类似石瓦村事件,需要道长借一些寻妖搜灵符。”

李守心沉思了一下,既未答应也未拒绝,反倒望向窗外,“王校尉,可敢与我夜游山林?”

这老道…叽叽歪歪想做什么?


      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wenxueya.com

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