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谷道邪祟乱,策马卷飞雪_真君请息怒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最新网址:wap.wenxueya.com

山鬼,山中之鬼。

在大燕国,山鬼可不是那位“乘赤豹兮从文狸”的美丽山神,而是泛指一切山中邪祟,有时不辨其形,便以山鬼统称。

“山鬼?!”

唐子雄脸色难看,厉声问道:“你听谁说是山鬼,莫不是有人装神弄鬼!”

他心情很糟糕,石瓦村刚刚出事,好不容易人心渐稳,若是流言四起,近在跟前的城隍庙会能让他血亏一把。

少年咬了咬牙:“唐爷,那些回来的人说,经过山道时忽然阴风大作,乱石落下,砸伤了好多人,什么都看不清。”

乱石砸人…

王玄心中一动,想起了《大燕搜山图》中记载,扭头道:“刘顺,回府衙取我兵器,南门汇合。”

“是,大人!”

刘顺二话不说,转身往府衙跑去。

王玄看了看怀中小狗,稍微犹豫便大踏步往城门走去,大雪中身形笔挺。

“王大人,你…”

后方唐子雄张了张嘴,一时语塞。

说实话,他对李县令造势王玄的心思一清二楚,暗中没少笑话,对于军府变化更是嗤之以鼻。

前几日他帮王玄办事,看似恭敬,实则全是应付,要不也不会不经查证便带人上门交易。

但今日王玄,却令他大为改观。

旁边少年嘿嘿一笑:“又来了,这位王校尉似乎真把名头…”

“闭嘴!”唐子雄一声冷哼:“快,去牵匹快马。”

……

王玄来到城门时,县尉金虎已带衙役赶到。

城门附近有片空地,一旁竖着木架,平日用来张贴县衙公文或悬赏告示,进城商队货物集散也在此地。

大燕各地官路常有靖妖司派人清扫,还算安全,但山路野道难免照顾不住,因此常有商队雇佣护卫结伴而行。

如今,骡马嘶鸣声、哀叫声、一片嘈杂。

数辆马车几乎散架,上面拉着的全是伤员,就连几匹骡马也打着响鼻跪在地上,雪地上红斑点点。

衙役们指挥壮丁抬伤员,捕头刘成则一一询问。

很快,刘成就转身而来,对着王玄和金虎弯腰抱拳:“回禀二位大人,属下已查看过,所有人皆是外伤,据他们说当时黑风呼啸,唯有一人看到山岭上有个白影。”

县尉金虎眉头紧皱:“一道白影…既能白日显形,又能扬起阴风,莫不是有邪修害人?”

王玄微微摇头:“万事总有源头,邪修害人无非是贪图血肉生魂修炼,岂能容商队逃脱?”

“王大人的意思是…”

“《大燕搜山图》记载,鄂州曾有落难之人怨尸成精,于山岭作祟,因生前怨念,最喜落石砸人,名曰石尸精。”

“尸精?!”

县尉金虎和刘成同时抽了口冷气。

尸精和僵尸虽都是尸体化生,但完全不一样。

僵尸禀殃气阴气而成,虽刀枪不入却需年头孕育,弱一点儿的百姓都能自己挖出来烧掉。

而尸精则完全不一样,借怨念深埋地下吸收天精地华,一出世便能生出诡术,且身形灵活,其中又有各种分类,极其难缠。

县尉金虎额头当即落下冷汗:“完了,李守心道长去石瓦村附近山中查看地脉,至今未归…”

“大人,您的兵器!”

就在这时,刘顺和张横刚好赶到,都已披甲佩刀。一人扛着烂银枪,一人手持弓箭羽矢。

王玄点头,先是将弓背在身后,又将箭筒挂在腰间,烂银枪一个旋转抗在肩头,想了一下将怀中小黑狗递给刘成,“麻烦刘捕头送回军府。”

县尉金虎一看王玄这驾驶急了:“王大人,你可千万别冲动,还是等李道长回来,或者上报靖妖司……”

“来不及了。”

王玄摇头道:“南山谷道是去府城唯一通道,想求援也要经过,若那尸精隐入山林,怕是后患无穷。”

“这……”金虎一时语塞。

他知道王玄说的没错,尸精逃入茫茫山林,即便靖妖司来也难以寻找,若时不时出来骚扰,永安县山道还有谁敢走。

王玄看了看箭筒中刻满凹槽符文的箭头,“金县尉放心,本官心中有数。”

说罢,又看了看周围越聚越多百姓,笑道:“再说,本官若躲了,恐怕这打虎校尉,又成了草包校尉。”

县尉金虎眼神变得凝重,“那好,我聚齐好手同去。”

王玄微微点头,“也行,可能那里还有伤者。”

就在这时,唐子雄牵着一匹雪花黑斑马匆匆走来,“王大人,在下这匹马脚力甚佳。”

“来得正好!”

王玄也不客气,翻身跃上马背:“刘顺张横,我先行一步,你们跟着金县尉,记住,若我不在,万不可入山林!”

说罢一扭缰绳,提枪策马而出。

一人一马很快消失在大雪中…

县尉金虎一咬牙:“刘成,召集人马,我们也走。”

望着一番忙碌的衙役们,唐子雄手下小子咋舌低声道:“好嘛,平日瞧这些衙吏不是好人,今日倒显出些侠气。”

唐子雄淡淡瞥了手下一眼:“你在咱这永安偏僻地方能有什么见识,老夫告诉你,虽说江湖多的是勾心斗角,但亦有豪气万丈。”

“他们又不是江湖中人…”

“哎…朝堂、江湖,什么时候又分得开?”

“唐爷,江湖…到底是什么?”

“江湖啊…当你懂得时候,便已经老了…”

……

大雪纷飞,旷野一片白芒。

“驾!”

王玄持枪策马狂奔,迎面风雪呼啸,胸中热血沸腾。

前身自小穷困,马术只是在府城事学过,但来到永安后穷困潦倒,都快忘了游龙枪乃马上枪术。

如今策马狂奔,手中银枪本能上下刺击,煞气更是侵染身下骏马,使其眼中冒出血丝,四蹄如风,身后溅起大片雪花。

半个时辰后,苍茫南山已近在眼前。

只见一条谷道蜿蜒崎岖,两侧险峻山岭松木密集,在漫天飞雪中白绿相间,气息苍茫辽阔。

大燕各个县城选址都有讲究,俱是地炁汇聚灵窍,或依山傍水,或占据平原,风水极佳。

比如这永安县,虽说位于盆地之间,四周皆是茫茫群山,相对封闭,但年代已有千年之久,数次战乱都得以避过。

而那山谷大道,便是通往大燕并州官道唯一通路。

策马进入峡谷山道后,王玄也迅速冷静下来。

随着煞气收敛,身下骏马恢复清醒呼噜噜鼻孔喷着热气,显然累得不轻。

王玄摸了摸马脖子安抚,微微摇头:“普通马看来真的不行,今后定要寻得匹上好军马。”

随后,一边驱马缓缓前行,一边观察两侧山岭。

石尸精虽然在《大燕搜山图》有数次记载,与这次袭击各方面相符,但他毕竟也没见过,心中提起万分警惕。

沿途不时能发现散乱滚落的货箱和血迹,有些早已裂开,露出里面布匹农具,各色铁器。

一年一度城隍庙庙会,不仅是商家买卖机会,更是永安百姓劳累一年,购置年货之时。

若不尽快解决,恐怕不会有商家再敢来。

就在这时,前方出现一具尸体,浑身青紫,脸色惊恐扭曲,被开膛破肚,满地鲜血冻成冰渣。

王玄脸色亦随之变得阴沉。

石尸精…可不会取人五脏六腑…


      手机版阅读网址:wap.wenxueya.com

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